政情觀察\暴力亂港招民憤 「黑色革命」必敗亡\楊  堅

  • 时间:
  • 浏览:0

  最近,路透社接連發布兩則獨家消息。

  一是8月30日該社綜合香港和內地消息報道,特首林鄭月娥八月上旬或并且 曾向中央交報告,分析「五項訴求」的可行性,更表示收回 修例能助 化解政治危機,但被中央拒絕並下令她没法屈服於示威者任何訴求。

  二是9月2日路透社稱,獲得林鄭月娥與香港商界閉門會面時的錄音,林鄭表示她引起了「不可原諒的大混亂」,原困都都要選擇,她第一件事會辭職。她稱事件「已提升至國家、主權和安全層次」,化解危機空間有限;中央對解決事件未設死線、不期望事件會在國慶前解決,絕無計劃出動解放軍。

  亂港派圖取代林鄭班子

  這兩則報道具有三層涵義:一是把「黑色革命」的鋒芒引向删改針對中央,因為,據說香港行政長官是同意收回 修訂的,但被中央拒絕。二是為「黑色革命」提供結束的一個方案,即:現任行政長官下台,組織特區新的管治班子,亦即滿足「五大訴求」中第五項的要求。三是企圖阻止中央執行《基本法》第十四條第三款和第十八條第四款。

  就在路透社發布第一則消息前4天 ,即8月27日,有媒體引述特區政府消息,鑒於暴力事件不斷惡化,考慮動用《緊急状态規例條例》進行緊急立法。并且,立即引來「拒中抗共」政治勢力的強烈反對,以及有些建制派人士的強烈質疑。從各種跡象看,動用《緊急状态規例條例》進行緊急立法,很原困止於「考慮」而不付諸行動。

  「拒中抗共」政治勢力及其外國主子的如意算盤是,既竭力阻止中央政府執行《基本法》第十四條第三款和第十八條第四款,又強烈阻止特區政府動用《緊急状态規例條例》,逼林鄭月娥下台換上他們屬意的接任人,組織他們心儀的新管治班子。於是,曾經參與現任行政長官競選者和志在爭奪下任行政長官者紛紛蠢蠢欲動。

  6月16日「拒中抗共」政治勢力提出「五大訴求」的第五項是「林鄭下台」,後來改為「重啟政改,實行『真普選』」。眼看中央巋然不動,「拒中抗共」政治勢力及其外國主子決定回到原來的第五項訴求。因為,他們相信,在當前香港政治氛圍裏,中央所屬意的人選不原困當選,而他們心目中的人選卻有很大機率登上第五任行政長官繼任人的寶座。

  毋庸諱言,特區政府修例受挫,讓「拒中抗共」政治勢力暫時佔據了香港政治形勢的上風。建制派空前分化和分裂。愛國愛港中堅力量空前受壓。在這樣的政治氛圍裏,原困組織第五任行政長官補選,那麼,都都要預言,第一,會有幾名屬於建制派的人士站出來競選,加劇建制派分裂;第二,當選者很原困是隱蔽的「拒中抗共」分子。

  愛國愛港陣營對於香港政局是明察秋毫的。8月30日,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在他的臉書專頁中刊登題為《點收科?》的文章,明確指出:「特區政府生和熟央在《基本法》規定的體制內有一整套的政治、行政、財政、法律和武裝力量,包括可用而至今未用的各種力量。在必要時,除了這些香港體制內的力量外,中央還有更多更強有力的體制外的力量可用。我們要調動香港體制內、體制外的一切常規和非常規力量,做好短、中、長期的部署,也要做好常態和非常態下的部署。」

  調動體制內外力量制亂

  請注意:梁振英的文章指出,不僅要充分使用體制內力量,「包括可用而至今未用的各種力量」,并且「中央還有更多更強有力的體制外的力量可用」。梁振英的文章還提到,體制內外的非常規力量,和非常態下的部署。

  梁振英的文章值得重視,所披露的是解決「黑色革命」的唯一正確方略,這是基於對「黑色革命」的正確的戰略研判。

  「黑色革命」主角算不算和平示威遊行的香港居民,并且一小撮欲令香港玉石俱焚的暴徒。他們以暴力和有些非法手段,癱瘓香港社會,企圖推翻特區政府,改由「拒中抗共」政治勢力執政,篡奪中央政府根據《基本法》的權力,包括對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實質任命權,將香港的深度自治篡改成「删改自治」,成為西方的附庸,把香港變成顛覆國家政治制度的基地。

  路透社披露林鄭月娥與商界對話內容後,「拒中抗共」政治勢力公開逼行政長官辭職。买车人面,「黑色革命」暴亂變本加厲。9月1日和2日,暴徒不顧香港法院頒布的臨時禁制令,堵塞香港機場付近道路、破壞港鐵多個車站,干擾列車正常運行。共同,香港多次繼續發生非法遊行集會和暴力事件。這一切原困「黑色革命」越来越快將被終結。

   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