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与市民对话的八点建议/郑赤琰

  • 时间:
  • 浏览:2

  为了解困,林郑特首否认注销《逃犯条例》修订,这是乱港派提出的所谓“五大诉求”之一。正当遊行暴力衝突方兴未艾,乱港派意气风发的后后,特区政府嘴笨 释出善意,但乱港派仍不罢休,依旧重申“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务求要将暴乱之火继续燃烧下去。

  如果在特首提出让社会向前行的四项行动中,由她和各司局长走进社区直接与市民对话一项,要不怎样才能小心正确处理,搞得不好,随都会被乱港派点燃一两个多火头,为此本文不怎样才能提醒特首与司局长下区与市民对话要留意的八项建议。

  第或多或少,无需说与蒙面示威者对话。既然落区与市民对话,不管市民来意怎样才能都无所谓,只或多或少或多或少心平气和,有话直说,双方都可好好谈即可。既然是坦诚交流,市民前来要对话便时需以真面目示人,对话不犯法,无需说藏头,无需说武装,特首与司局长或多或少或多或少用说要警方在场护送,双方有了你这种 和平的空间,能够好好对话。

  第二点,对话无需说在街头巷尾大庭广众眼前 展开。一两个多的场景最易被另有企图的人骑劫,最都会把对话变成当街当众“公审”,到都会令到政府代表灰头灰脸,狼狈不堪!

  为了要正确处理落入这“公审”的陷阱,可利用全港每个区全部都会大会堂、社区会堂,会堂十几次 都可容纳好几百人,甚至千人,规模无需过多或多或少或多或少太小,是适合的对话人数,无需人多嘴杂。为了能和平进行有建设性的对话,康文署、民政署要派出管理员在场维持有序的出入,署方可能性能预先分类分类整理入场券,凭券入场最为理想,不发入场券也可改为署方自行想出最好的措施,我门我门我门我门 有管理会堂的经验,由我门我门我门我门 主理应该可妥善正确处理入场大问题。

  小心乱港派藉口对话生事

  第三点,对话对象只有杂七杂八。最好要有代表性的团体或社区精英,即使我门我门我门我门 不主动出席,政府也可先由相关部门主动联络,每个区全部都会大批可对话的对象,这么找到,为了令对话更具体更有实效,最好请我门我门我门我门 提供当事人提出的诉求,以方便政府事后分类整理,为了令对话更积极进行。政府在联络对话团体时,也可主动提出对话大纲,方便对方準备对话内容,为了做到对话透明度,到会团体可选择要无需说印製我门我门我门我门 的诉求,可公开可不公开。

  第四点,切忌选择对象去对话。当然除了建制派外,政府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排除与社运团体或反对派政党代表对话,但面对这种 于于活跃的意见领袖或团体时,切忌把不同派别的对话对象掺杂并肩,一两个多安排可免除对话变成我门我门我门我门 争吵而搞到不欢而散。在人数控制方面也要合理化,切忌我门我门我门我门 伺机搞群众大会,用人数来製造声势,正确处理我门我门我门我门 人多的最好的措施要后后说明派代表人数,先有安排便可减少节外生枝,不同意的可不参加,好过给我门我门我门我门 可能性搞乱对话。

  第五点,对话要将定必造成麻烦的议题分出优先正确处理的程序运行运行。切忌太广泛太不集中的对话,可能性解困有如燃眉之急,哪裏已起火,那裏便是对话的场所,无需说怕火,假使 抱着救火的心态去对话,用诚恳的态度,不怕对方无理刁难,可能性对话有对头,并肩也会有公众在听在看,谁不讲理,谁便自取其辱,公道自在人心,无需说怕!

  第六点,对话的政府代表切忌没做足準备功夫。可能性对话指明要解困,切忌政府代表在对话时自陷困境,只有解救当前困境,反而陷入更多困难,要準备要训练,在这方面的专业早已面世,无需说当事人摸索,假使 物色专人协助,便可手到拿来。

  第七点,随时需準备面对现场突发攻击。面对突发情况报告,特首或司局长绝只有表现惊惶失措,要以镇定的心态以不变去应突变,要知对话不但要拿出诚意,更重要的是拿出勇气与胆识,正义凛然,何怕之有,即使是遭受到人身攻击,也或多或少或多或少皮肉之痛,皮肉之痛可医治,但尊严遗弃就无法正确处理。话虽这么,对话前也要有安全设防,尤其重要的是分类分类整理有关情报,及时加以预防,若乱港派在网上号召扰乱对话,警方应可及早掌握其动向和早作部署。

  第八点,及时应变。众所周知,乱港派也早放出风声,我门我门我门我门 无需接受迟来的对话,估计我门我门我门我门 会动员数百,甚至上千的蒙面黑衣人去衝击对话会场,哪裏有对话,我门我门我门我门 便会去那裏,一旦面对这情况报告时,能有预警的就注销对话,未能预警到的,当局亦应该有官员撤退机制去应变。

  以上八点建议,愿各方好自为之,这全部都会政府单方面的事,解困是全港市民的事,要各方企业企业合作以赴,对话能够善始善终。

  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主任